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故事很短

2021年11月15日5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就是想找一个没人认识,没人能找到的地方写下这个故事

  故事很短,一辈子就能忘。

  从说了分开后就不敢再想了,刻意的回避着回忆。不听慢歌,不看有关爱情电影,不敢去海边,刻意回避经熟悉的街道和食物,哪怕坐在快餐店里听到Eason的声音都会马上离开,那些曾经爱的,现在要强迫自己不爱.

  这段时间,看着那些陪着我们成长的人都有了归宿,执着相恋的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曾经分开的最终还是回到原点。好像只有我们,在朋友哭红的眼睛里打破了他们对爱情神话的向往。他们说过,要我们好好的,要替他们留住爱情的纯洁和幸福

  那时,我坐在你的左边,你坐在我的右边。如此近,却隔着世界最远的距离。我不知道你爱我,而你,也不知道我暗恋了你三年。

  我们很默契,都喜欢下课站在走廊的窗边,都喜欢穿黑色衣服,都喜欢喝绿茶,都喜欢吃咖啡糖,都喜欢默默的偷的看彼此的背影。后来才知道,原来不是默契,而是彼此追随直至成了自己的习惯

  还记得下了晚自习后在汹涌的人潮中互相用水枪把对方弄的狼狈不堪么?

  还记得帮你买饭你在楼梯上恶言恶语的催促么?

  还记得故作陌生的点头问好么?

  还记得每次都把早走的你一次不落的记在本子上么?

  还记得看到我没有你高的数学分数时的挖苦么?

  那时的我们还小,小的那么单纯那么傻,用小学生的手段拙劣的表现着叫喜欢的厌恶。

  后来,高考临近了,为了所谓的前途我不得不提前离开,离开同桌的你。我们都开始害怕,害怕就这么带着遗憾,一别便是永远。

  于是,我们在午睡的时间故意打电话叫醒对方;

  于是,我们在老师叫到前面做题时不停让对方手机振动;

  于是,我们在朋友纯粹玩笑的撮合中彼此半推半就;

  于是,我们开始从传小纸条改成了写小本子;

  于是,我们以看恐怖片为赌注故意输给彼此;

  于是,我们以赌输了为由一起看了第一场电影,一起单独吃了第一顿饭,一起第一次出门但分开回教室

  于是,在你18岁生日的00:00你的电话里响起八音盒的生日快乐;

  于是,我们从死对头开始俗称朋友。

  要走的消息朋友们都不知道,他们只是不解为什么我会每天拿着DV记录一切,为什么我会在一个普通的班会上哭的一塌糊涂。只有你,看出异样;只有你,猜到答;只有你,用尽一切言语一切行动让我平静,让我安心。不知道每天晚上的电话是怎么开始的,只记得第一次用了两个小灵通轮换充电打了4个小时,只记得第二天早自习两个特困生睡的很香。我们的故事有很多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就在一起了,不知道在一起的纪念日是哪一天,还有,就是到现在都不知道的为什么会分开。

  那是第一次面对离别,我走你留。谁都没有想到,一年之后,就换成我留你走。早知道这样,在身边的时候就应该让彼此知道,我爱你。早知道这样,在身边的那几年就应该在一起。我们都以为三年可以换一生,却没料到,等着我们的不是高考后的重逢,而是相隔1个太平洋2个大洲12个小时时差的异地恋。

  都说时间是最伟大的治疗师,但回忆的刀锋太利。只恐刀未落,而心已死。

  如果有人喜欢听,就坐下来听我慢慢讲吧。

  还记得第一次说再见的那天。去机场的路上接到伯父的电话问我知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他说早上刚目送你进了校门,车还没开远就接到班主任电话问你去了哪里。那时的我们被贴上的是疑似早恋的标签。我坐在母亲的身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能说的唯独是“叔叔你好,我在去机场的路上,要去另一个城市准备高考了”。相信那时你的父亲已经知道你在哪,也知道了为什么会在那。

  一进机场大厅便看到你坐在那里。

  那个画面,2005年10月的那个画面,直至今日此时此刻依然清晰。你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仿若一眼望穿,从此咫尺天涯。我摘下了手链放在旁边空的行李车架上,你上前推车……我们静默无言,擦肩而过。

  就是这个错身,就是这次再见,开始了我们的异地恋。谁也未曾料想过的,相差12小时的,远隔万水千山的苦苦相恋。

  2012年3月28日,我独自在北京异常平静的开启了25岁的序幕。细细数来,从知道遇见你的那一刻,至今已快10年。

  你说我们早就遇见过,只是那时不知道彼此而已。

  是么?我们的身边也有一个“向左走,向右走”里的摄影师,纪录下我们的曾经么?

  曾经共同长大的挪庄大院,我们应该有一前一后背着书包上学堂的稚嫩模样吧?

  曾经放学喜欢去的那个馄饨店,我们应该有互相垂涎对方桌子上的馄饨腱子肉的贪吃模样吧?

  曾经一起等车的齐东路车站,我们应该有一左一右肩并肩等车的时候吧?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未来,换曾经的一瞬,看过也就心安。

阅读延展